(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8月30日訊】 在國際社會關注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速度和市場吸引力的時候,一個可能會帶動中國大陸社會從根本上發生巨變的改革正在悄悄出檯。中國大陸媒體已經報導,自今年十月一日起,中國大陸將以兩萬多個小城鎮為重點推行戶口制度改革,打破一九五八年以來的戶口遷徙審批制度和憑證落戶制度,衝破城鄉二元構造,凡在小城鎮擁有固定住所及合法收入的外來人口,均可辦理小城鎮戶口,以因應經濟發展帶來人口流動的實際需要,加快農業人口城市化的步伐。

Advertisement

北京新華網在二十六日報導這個政策宣示的同時,也介紹了第一個試點城市寧波奉化納入農村戶口的情形。當然,這個將影響中國大陸九億農民前途的政策,暫不包含京津滬等特大城市及大城市,這些大城市在維護原有戶籍制度的同時,實行相對遷移制度,優先解決當地發展人才和勞動者的戶口遷徙。

從中共建制以來的歷史可以看到,中共革命雖然屬於農民起義,靠農民的支持贏得政權。但是,在掌握政權以後,為了維持權力基礎,中共依賴壁壘森嚴的戶口制度把廣大農民固定在農村,並且加以掠奪性的盤剝。一直到改革開放以後,大量的農業人口以「盲流」的形式進入城鎮,用腳投票,衝破了套在農民頭上的枷鎖,使中共不得不走向戶籍制度的改革。

眾所周知,市場經濟發展的基礎就是勞動力和人才的自由流動,農業的現代化尤其是中國大陸加入世貿後美國等境外農產品對中國農業市場的衝擊,必定使更多的農民離開家鄉湧入城鎮,尋找新的生機和新的生活方式,這就使中共原有卡得很死的戶口制度失去意義,政府對流動人口也無法進行有效的管理,由此衍生很多的社會問題。而且從宏觀經濟的角度來看,中共也認識到,舊的戶籍制度是與計畫經濟相配套的,完全阻礙了城市的發展和農村都市化的腳步,不利於形成全國統一的勞動力市場。毫無疑問,中共進行戶籍制度改革是改革開放的必然結果,但是,其如意算盤是期待通過農村人口大遷徙形成新的都市消費群體,拉動內需,積累中國大陸經濟高速發展持續二十年的基礎。

正如中共著名國情分析家胡鞍鋼所分析,在今後二十年中,扣除掉城鎮人口的自然增長率,估計遷移進城市的農村人口約為二點四億,這群年齡百分之九十在四十歲以下的農民工,是城市勞動力中最年輕的群體,他們不僅是生產主體而且是消費、儲蓄主體,據有關統計顯示,平均每個城鎮人口製造的國民生產總值是一個農村人口的五倍以上,消費水平同樣是五倍以上。

其實,在大陸居住過的人都知道,戶籍制度不但是農民頭上的枷鎖,同時也是不少知識份子的心頭之痛,甚至是地方政府懲罰異議人士的手段,也是權錢交易的物件。幾十年來,不少有情人因為一張戶口不能成眷屬,不少恩愛夫妻因為一張戶口被迫過著毫無人道的兩地分居生活;文革中被毛澤東利用後拋棄的紅衛兵一代,離開城市到農村後,為了把戶口轉回來,吃盡了多少苦頭,不少女知青甚至付出了身體和貞操的代價。說到底,那種毫無遷徙自由的戶籍制度,是中共獨裁與封閉統治的工具和象徵,也是中共人為造成的中國特色的族群歧視。因此,被稱為「戶籍突圍」的戶籍制度改革,在許多人眼裡是一種舊統治方式和圖騰的瓦解,具有重大的政治象徵意義。

當然,由於大城市並不是這波戶籍改革制度的物件,所以這項改革不會發生轟動的效應。但是,像北京上海這樣的大都會,雖然一張戶口難求,然而比以往已經鬆動很多,用「才」和「財」是可以敲開戶籍大門的。

綜上所述,中國大陸戶籍制度的徹底改變勢在必行,而且農業人口都市化的發展將使中共的愚民化統治失去基礎。然而,從短期來看,由於國企破產造成城市失業人口的劇增,中國大陸的社會保障機制又十分薄弱,中共對城市的管理又沒有現代化,戶籍的開放導致農業人口大量進入城鎮,也會帶來居住設施、教育、交通、治安、電力供應、就業等多方面的壓力,搞得不好,會引爆潛藏的社會矛盾。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共在小城鎮開始戶籍制度改革而讓大城市滯後,這種謹慎的做法也無可厚非。為了使危機變為轉機,中共只有進一步深化改革,加快從計畫經濟過渡到市場經濟,通過市場調節來分配資源,使取消戶籍制的條件迅速成熟。

<<世界日報>>(http://www.dajiyuan.com)




 
SELECTED ARTICLES IN CHINESE: